丝瓜视频无限看破解版

西荒地界上每五十年一次的天地人榜颁布通常都是三派抢人大战的序曲,一般上榜的散修都会被三派收纳为客卿长老或是供奉。

洪鸾菁作为上一次炼器地榜的第一名没理由不想保住自己的地位,而易天也正是拿捏了她这处软肋才能合作下来。

其实在昭阳城的丹器阁中早已摸了下情况,洪鸾菁作为西荒金丹期第一炼器师这个名头绝对是外强中干,名不副实的。

在丹器阁时还品鉴过她的大作,得出的结论是新意不足,功能不强。洪鸾菁自身在炼器一道浸淫多年,可还是缺乏点创意。加之自身有的炼器图谱有限又未能创新,下一次的器榜能保住自己的位置绝非易事。

反倒是这么多年来有听到火赤炼的消息,此人和离火宗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可目前尚未能确认他是敌是友。毕竟中州离火宗分出那么多支脉,互相之间都不承认对方的正统地位,易天暂时还不想去趟这浑水。

可当年比试时火赤炼就已经是技惊四座,所炼制的五行剑阵图谱原本也是易天打算要炼制的。幸好出了点纰漏才中途改了主意,要不然炼器图谱都撞车,别人会怎么想。

至少易天相信郑如通第一个就不会放过自己,届时想要脱离神剑派的控制真是难如登天了。

善见城的‘有客来’原本就是专做黑市生意的,此时二楼有个伙计正领着易天和洪鸾菁二人在二楼的过道上走着。

俯视下一楼大厅像是个集散市场,当中是个正方形的大柜台,里面站着些伙计都在不停地忙碌着应付上面前来淘宝的客人,周围一圈都是小厢房,那里是给出货的修士谈生意用的。

易天在二楼走了会,发现天运罗庚的指针自一进门就直直的指着二楼的一间屋子,哪怕是上楼之后任凭如何改换方位,指针还是牢牢锁定了方向。

等三人路过那房间,待指针轻轻的颤动了几下后,易天才默不作声的将罗庚收好,然后叫住前面领路的伙计指了指那房间道:“不知此处有人否?我们可以进去么?”。

在前面领路的伙计一愣之下急忙回道:“这里有位金丹前辈在商谈出货,两位还是随我来吧。”

白雪纷飞暖冬季节少女粉色系写真

洪鸾菁也是一脸困惑的看了看易天,在得到传音后眼睛一亮望了下那房间,而后便若无其事的跟了上来。

两人进入到对面一间厢房后,里面早有一位穿着掌柜服饰的金丹修士在等着了。三人见礼后洪鸾菁则是上前表明想要采购点高等级的材料,便与那掌柜攀谈了起来。

而易天则是将神识锁定住那间房,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蔚蓝冰晶’的下落,这次可不能落个空手而后。

半个时辰后突然对面的那间厢房有了动静,从中走出一个捋须客来修为大约是金丹初期的样子。易天悄悄拿出罗庚盘来,用神识扫了下那指针还在不住的颤抖着,东西应该就在此人身上。

估摸着他这次来销货似乎不甚顺利的样子,易天急忙站起身来和洪鸾菁传音后便急急走了出去。

跨出房门来到过道后正好撞见那捋须客迎面走来,易天急忙走了上去,暗暗传音道:“这位道友请留步,在下想问道友打听个事。”

片刻后那人眉头一皱,可能是刚才的交易不尽人意吧,此时有半道杀出个人来,确实让他心有余悸。停下脚步和用神识扫了下对方才缓了口气,只见开口的是个书生打扮的修士,虽然不知道有无恶意,可在‘有客来’中大家还是保持着应有的克制。

易天一看有戏,便接着道:“这位道友可否借一步说话?”

那捋须客点点头后指了指旁边的一间空厢房,易天会意直接扔给服侍的小厮十块灵石,然后大步的走了进去。

待到两人进屋后易天顺手关上门,然后手一扬打开一道隔音结界。

捋须客也不客气,直接找个位子坐下开口问道:“你要问我买什么?先说好如果价钱比这‘有客来’还低的话那就免谈了。”

易天笑了笑在他对面坐了下来,然后道:“在下易天是个炼器师,未知阁下大名?”

“蒋宗钦”那捋须客回道。

哑然一笑后易天知道还得快点入正题才是,然后问道:“蒋道友来这里无非是想散货而已,在下专收一些稀有材料,如果阁下有意尽管开口就是。”

蒋宗钦上上下下扫了眼易天后道:“你们这些炼器师个个富得冒油,而且想买材料为什么不找‘有客来’的掌柜。”

“在下有个朋友正在和掌柜接洽,这不正好遇见阁下所以冒昧问下?”

蒋宗钦皱了下眉头道:“我看未必是冒昧吧,说吧你怎么知道我身上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这个问题不好回答,易天知道要是让对方起了疑心那接下去的事情就不好办了。一道灵光在脑海中乍现后便笑着道:“在下有饲养过灵宠寻宝鼠,刚才对阁下稍许有点反应,所以这才上来碰碰运气的。”

一番话连打带消将对方的疑心降低了不少,稍后蒋宗钦才慢慢放松了紧张的情绪,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中拿出一些材料来摆在桌上,而后道:“这些东西你看看吧,有没有中意的。”

说实在的当他拿出材料来易天用神识扫过后就能大致分清上把这些材料的价值了,一些矿石还特地用瞳术看了看。接着指了下几块完整的兽齿和原矿石,然后口中默默传音。

蒋宗钦听到报价脸上还是不露声色,可眼中倒是略有神采,这出价也算是公道,比起‘有客来’要高了两到三成左右,两人即刻就达成协议一手交货一手交灵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