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过去,玄松老道还在为他的千年灵茶伤心中。,

“喂喂喂,老不死的,你够了没,你的眼泪甩我脸上了。”

王东来大叫了起来。这两天只要玄松老道一想起他株千年灵茶,便跑来向王东哭诉。

主要是找其它鬼修哭诉,他丢不起这老脸。

“我灵茶,千年,那可千年灵茶。老夫千年的心血毁于一旦!毁于一旦,心,心好痛!扎心啊!偏偏那个小兔崽子有一个伪主的师父,呜呜,想想我就一把鼻涕一把泪啊”

“什么,鼻涕!我你魅啊!呸呸呸!水,那有水!”

听到玄松老道一把鼻涕一把泪,王东来的脸可就黑了。他特么以为甩他脸上的泪,这可以接受。

可鼻涕,让他怎么接受。

“老不死的,你再甩,你再把鼻涕甩我脸上,你看我弄死你!”

洗了把脸,王东来都有一种想吐的感觉,见到玄松老道还在甩,气可就不打一处来。

要不是看这老不死的可怜,辛辛苦苦种了千年的灵茶没了,他能听他诉苦吗。这货竟然把鼻涕甩在他脸上,这那能忍啊!

“呜呜,你个没良心的老东西,老子那株灵茶还在的时候,你三天两头就去偷摘,你当我不知道呢!现在我那灵茶毁了,你不安慰一下,你还好意思吼我!”

楚楚可人甜美清纯美女居家图片写真

玄松老道没好气地说道。

王东来也喜欢喝茶,不过他可没有玄松老道那样的耐心,花费千年的时间去种一株灵茶。

所以以前可没少跑去玄松老道那里蹭茶喝,若是遇到他不在,直接就自己动手摘。虽然玄松老道爱惜他那株千年灵茶,但让王东来摘一些,他倒也没说什么。

“我特么不安慰,会在这里听你说废话。早特么一脚把你踢出去了,你倒好,竟然还把鼻涕甩我脸上。老不死的,我看你特么是想找打。”

王东来这爆脾气啊!直接就卷起袖子,一副要打架的样子。

“打就打,老子早就看你不顺眼的。指不定就是你这老小子,让那小兔崽子去我家的。”

“……,看来,你是不打不行了。”

“啊哒!”

“我去,你来真的。”

王东来只是摆个架势,他没真想打,谁知玄松老道一上来就一拳砸在眼睛上,虽然没动用什么力量,但很疼啊!

因为他也未设防。

“废话,来啊!”

“我今天不把你打出屎来,我就把姓倒过来念。”

“你个不要脸的,你王来王去的,还不是王,有本事你横着念。”

“我你魅,来来来,你念给我听听!啊哒!”

……

王东来与玄松老道一边打,一边对骂?

除了没有动用力量以外,那可是拳拳到肉,转眼都是鼻青脸肿。

“……”

玉水柔带着凌云过来,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傻眼了。

“师尊!”

小无邪可是一直在一旁看戏,见到凌云,立即跑了过去。

“他们这是干什么呢?”

凌云好奇问道。王东来与玄松老道可都是活了几千年老怪物,可这打架,有点蛮横啊!

“鬼知道呢?估计他们是闲着发慌!”

小无邪低着头说道。

“哒!不打了,不打了,柔娘来了!”

玄松老道一记爆栗敲在王东来头上,随后大声说道。

“哎哟我去,我信你个鬼!”

王东来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怎么肯就此罢手。而且他知道这个时候,玉水柔应该在恨云山。

平时她也是很少下来的。

“别,别,你看,柔娘真的来了!”

“少废话,今天就算柔娘真的来了,老子也要把你打出屎来!”

“我说老不死的,你怎么可以在柔娘面前说这么不文明的话呢?柔娘可就在身后呢?”

“我呸,你个卑鄙无耻的老道士,想骗老子转过身去,好偷袭我对不对。”

王东来可不信玄松老道的鬼话。

“王老,要不要找鬼医给你看一下。”

玉水柔见到王东来看上去好像很受伤啊,忍不住问了一句。一

“看个锤子,呃!柔娘,你怎么来了!”

王东来反应过来,脸上大字的尴尬!

平时他们在玉水柔面前,可都是保持着长辈风范,今天这算是丢脸丢到家了。

“柔娘,老道我才是最受害者!”

玄松老道一脸委屈地说道。

他话说出来,王东来可就不乐意了。

“我呸,你个卑鄙无耻的老东西,我以前怎么就不知道原来你这么不要脸!柔娘,我要举报,你上次丢的那件凉衣,不是被风吹下来的,是他偷的。”

王东来指着玄松老道,忿忿不平地说道。

“啥!王东来,你还能要点脸不,那明明就是风吹下来的,你少诬蔑我。”

玄松老道急了。

他们就住恨云山下,有一次起大风将玉水柔的贴身凉衣吹了下来,好巧不巧便落在玄松老道的院子里。

过了好几天,竟然被跑去他那里蹭茶喝的王东来给发现了。玄松老道那可是百口莫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