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近每个洞穴的交界,吟儿都走到阡和那少年之前负责探路,待进入新洞穴之后,再回到他二人之后殿后,一切都只为了阡的安。吟儿一改平日毛躁粗心,瞻前顾后听音辨位以防万一。

就在这寂静一刻,岔道上蓦然气氛一变,异常警觉的吟儿应声挥剑出手,极速将这偷袭一刀斩获,转了身去,一边和那人正面冲突,一边就一掌拍到那人臂上,吟儿用力虽然不轻,却也未想到那人如此不济,只一掌而已,臂上便血流如注,越来越多的火把从后而来,照在那人脸上身上,吟儿退后一步不禁一怔,海将军?!难怪臂上有伤,是适才夺魂柩里的箭矢造成的啊……

只不过一两个时辰,再一次的狭路相逢。

“林兄弟,盟主……”海逐浪似乎有太多的话要向他们述说。

“谁是你盟主!?”吟儿怒道,“有哪一路的盟军,宁愿听信小人谗言,和小人一起,逼着盟王杀了盟主的!?盟王不肯杀盟主,所以就要背负罪名走投无路?这是什么道理!你海逐浪难道看不出那是徐辕的一场圈套!他一直就在用杀我来牵制胜南,所以胜南根本还不了手!”

海逐浪摇头:“不,逐浪坚信天骄为人。十余年来坐断西南,天骄绝无谋逆可能。”

吟儿一怔,怒不可遏:“坚信天骄为人,却不相信我的为人?!海逐浪,战场上我跟你在一起的时间,比跟胜南在一起的还长,你竟然不能心意的信任我!”

“盟主,你们和天骄,你们三人,都对逐浪有知遇之恩……”

“够了!两面三刀!”吟儿倒吸一口凉气,“王者之刀已然还你,此刻与你恩断义绝!倒要看看,你的掩月刀斗不斗得过我惜音剑!”

“吟儿。”阡按住她握剑的手,逐浪面上掠过一丝惊喜,却听阡说:“海将军既然选择两不相帮,那便再好不过。放我和吟儿走。”

海逐浪听得这句生硬“海将军”,而非“逐浪”的那般亲切,心中早已凉了半截,当吟儿一句“两面三刀”彻底否定了他的人格,海逐浪虽然痛苦,却不像现在这样的心如死灰——这一刻,是阡在冷淡他,疏远他,却好像更在命令他,“放我和吟儿走”,这句说得实在淡然,淡得胁迫,淡得更像一个敌人。

长叹了口气,逐浪什么都没有说,侧过身,偏过头去,看都没有再看他们,却给他们让了路。

粉嫩私房女仆装少女清新如阳明媚写真

此刻林阡和吟儿对彼此的慰藉和保证,无不成为对海逐浪最残忍的报复和伤害。都想跟对方说,我可以抛弃一切,与你隐居去,这样对方会更坚定隐居的信念,吟儿愿阡为此活着,阡要吟儿因此留下!要去隐居,那就要割舍旧日的情谊,对所有人都一样的狠绝,竟连对海逐浪也没有例外……

林阡、吟儿与海逐浪擦身而过,众兵将火把跟着他们一并偏移,唯独把海逐浪抛在了昏暗之中,林凤二人脚步未曾停歇,背影毫不留恋,逐浪这时才抬起头来,一声不吭,泪已沾襟,其实很想唤住他们说什么,却紧咬住不能说。



海逐浪的一众麾下,其实也是跟随林凤最久最长,可谓最亲信,此刻看他二人携手离开,竟都情不自禁围上前来,个个热泪盈眶,吟儿心里咯噔一声,身都开始颤抖。终究,终究是最舍不得他们……

战友之谊,逾越情爱,吟儿再狠心,也根本受不了这种围攻,即使有阡在侧做堡垒,都一下子就被摧毁。而阡,又岂可能铁石心肠到那种程度,吟儿走不动,他也一样吃力,迎向众人眼光时,不忍见到他们的希冀,叹了口气,做最后的交待:“川东和川北,日后都交给你们了。”

“主公,主母。”“盟王,盟主。”这群是盟军和林家军最不分界限的一支精锐,因此对他们的称谓参差不齐,然而接下来的话却是那样一致:“愿随二位,征战川蜀,绝对互信,不离左右!”

见他二人刻意冷淡、无动于衷,这群部下没有迟疑,又将这句重复了一遍、两遍、三四遍,直至他们停步为止……察觉阡和吟儿有了停步的趋势,他们不自觉地声音越喊越大,面容中充斥着喜悦和激动。

吟儿不知不觉泪被震落,到这一步了她原本不再对和衷共济存在希冀,却原来,还有这么一群人无论如何都还是原先立场……

“是我林阡愧对各位,征战川蜀的重任,已经没有资格再担负。从今以后,与你们绝对互信的人,是天骄和林陌。”阡不无悔恨,却无路可走。

“不,主公一定会回来。”“盟主会和主公一起回来。”“不需要旁人来领。”他们这样说,他们说的时候,吟儿防线部崩溃,忍不住跪地恸哭,阡根本拉不住她。阡自己,何尝不是噙泪停在原处,忽然忆起那日在小木屋内,自己对致诚微笑拍肩:“一定会回去。”想不到,这句承诺,终成泡影,一切就在瞬间毁……

眼光移向情绪崩溃的吟儿,他知道她很想很想回到联盟去,她最爱的不就是这样的联盟?可这样的联盟,只存在在这一处了,外面的兵马,没有一家会准她回联盟去。

继吟儿真情流露之后,盟军之中也是声泪俱下,大多真挚动容,阡看见盟军中已经有人上前来要扶吟儿,心念一动,立即狠下心来制止这样的局面:“海逐浪,还不将他们带回去?!”

吟儿来不及拭泪,带着无限凄然回身看他,那一眼的哀绝,阡一生都不可能忘得了,吟儿从来没有过如此断肠,如此绝望,如此生不如死……

“既换了新的主公,就要对他有完的忠心,不得猜疑,不得动摇,不得顾念旧主分毫。”阡淡淡地说。

一片死寂,只听得洞中滴水之声。

是这样的命令,令谁都无法去领。



“海逐浪你难道是要放了他?失去了他你担待得起吗?!”一声怒喝打破僵持,这个人刚刚才遇见过。

那身影从另一条岔路闯入这处岩洞,身先士卒自然是郭子建无疑,当辜听桐还在跟宁孝容纠缠不清,他却顺着岔道来到了这里。原本这边的路纷繁杂乱不可能找得到此处,然而适才盟军动情的挽留呼喊,实在暴露了阡和吟儿的行踪。

随着郭子建麾下的一拥而入,洞穴气氛蓦地火热,郭子建一声令下,他们齐齐上前包围。风声骤紧,阡和吟儿都听得见,还有第三方第四方势力,也正往此地赶来!而郭子建说的是“失去了他你担待得起吗”,“失去”,措辞偏巧是这样恰当,恰当得令这些死忠们一个都不想失去他们,也收起悲怆,提起刀枪,争先恐后地涌上。

阡眼神一变,牵起吟儿的手,不由分说说走就走,众将士还未及追上前去,忽然眼前都是雨光猛急,锃亮刺眼。光先铺,风后陈。那以一驭万的饮恨刀,刀风强盛并且无处不覆!此刻,不论站在哪个方位的他们,都感觉这道风是正对着自己而来!

只一个交睫,阡、吟儿和那少年都已不见。

郭子建恶狠狠瞪了海逐浪一眼,却不予追究,先奋起直追:“追!”



为了不连累那个神秘少年,林凤二人中途与他在一个岔路分别。此后相依为命。

这一刻真要和阡一起,做亡命之徒了。

吟儿叹了口气,边择路而逃,边凝视阡的双眸,此刻他眼神中透露出了忏悔。纵然忏悔,还是那般坚决。为了她。

吟儿负疚感更深,没有别的依靠只能握紧了阡的手,忽然她察觉到他的手过度火热,甚至她能够感受得到他脉搏变得异常强烈,她试图去贴近他,他身血脉都像在沸腾……可是,好像有许多的血液,都在往一个方向去,一个方向囤积,心脏……

怎么回事,随着力量囤积得越来越多,血液岂不要在某一处拥挤到堵塞?!吟儿心一震,再不管周围遍布凶险,急问:“胜南,你……可好?”

他蹙紧眉:“吟儿……我,似乎有……无尽的气……无尽的力……想打出去……”他似乎在努力地克制,却不管用。难道,饮恨刀又开始走火入魔!?然而,他怎能纵容饮恨刀去血洗他的麾下?不,是他从前的麾下……

吟儿轻声说:“那便由我来打,你要把这气力,压下去……”

他却异常痛苦,哪里压得下去。此刻身灼热,战力竟是一触即发。



光线再度一移,出口就在眼前,然而,后有追兵,前有伏兵。

吟儿嗅得出来自前后左右好几个方向的杀气,以出口处杀气最盛,收拾了心情,力贯剑身以应战。

“吟儿!”他深知洞外的凶险,见她要先于他冲出洞去,即刻拦住她。

吟儿轻轻转过头来:“你不能出去,你会毁了这世界……你心里,一定不愿走火入魔。”

阡紧握着吟儿的手,不想对她说一句你小心就目送她先行,摇头,坚决:“一起出去。我在你身边,不动手就是。”

吟儿摇头,柔和地一笑:“你像以往一样,等候我捷报就行。”

“不,不想等吟儿的捷报,而要亲眼看着吟儿是怎样为我打赢了一战又一战。从前比海逐浪少的时间,要用现在补回来。”阡深情凝视吟儿。片刻,吟儿噙泪,终于让步。

不管外面是守株待兔,是万箭齐发,是天罗地网……阡知道,只要自己一直和吟儿在一起,敌人们就不会力以赴要吟儿的性命。吟儿是众矢之的,那自己就一定要做靶子。哪怕这一刻,饮恨刀根本不能出手,就算自己只剩下一口气,也一定要在吟儿身边!

生死之盟,只剩下两个人,不能分!

“杀!”埋伏在洞口已久的弓箭手们,在他二人走出之后尽数现身,这一路兵马来自哪里一目了然——百步穿杨军,广南云雾山,天骄徐辕麾下!

“还说没有谋逆之意!”吟儿冷笑一声,剑中战意满盈,便在阡的眼前,把一剑十式展示给他看了,从前,都是阡带着她穿过一道又一道险隘,从刀刃上翻过去,而此刻,便让她带着阡一起,越过一处又一处阻障,从剑锋上踩出来!

岂能不胜?!

十步以内,是断弓折箭,纷纷打落回那些兵将身上,林阡饮恨刀无需出手,吟儿惜音剑步步为赢!

趁那些人尽数失去武器、而后面追兵根本不曾赶上,阡与吟儿即刻继续往外突围。

往后往下看,星罗棋布的狡兔之窟,似乎早已经被盟军占满。

吟儿心底雪亮,这狡兔之窟,根本是阡对付盟军的第一场计,他利用几个时辰的间隙,一边给了她足够的休憩,一边把盟军的兵力,大半都引了进去,他利用宁家天堑,一下子把他们所有的兵马都拆了!纵然抗金联盟有几十家兵马,狡兔之窟也足够分了它!

而绕了一圈重新接近断崖的时候,这边的兵力一定已经虚空。



钟之声,又一度袭来,时空无序。

断崖处,剩下的兵力果然虚空,仅仅五人。

但这五人,是天骄、柳五津、云蓝、李君前、厉风行,当他们拦住阡吟僵持之际,后面的郭子建、海逐浪连同辜听桐都已然有追回来的趋势!

阡无需惊愕,这是他林阡至死都不可能打赢的军队,他们洞悉他所有的弱点,他们猜到他会走回头路所以不仅着手出兵追他、逼迫他,更是选择将高手都押在这里,等候他……

为什么他们会猜到?因为他们知道吟儿畏寒的弱点,他们也都知道,宋贤入寒潭而遭受重创,是阡一生至此不能原谅自己的过错,所以对吟儿阡一定不会再犯,阡不可能入寒潭就只能走回断崖。——他们什么都知道,因为阡的征途,一路上都有他们。

最后的战役,吟儿你说我们是输好,还是赢好。阡苦笑,长叹。

“八个人,部我来!”

众人是一惊,这句豪语,不是林阡所说,而是凤箫吟吼出来的。

吟儿话音刚落已然起衅,阡心知肚明,吟儿还想先声夺人,面对这场必输的战争,她惟能投机取巧、希望出现奇迹。视线里,辜听桐、郭子建、海逐浪已经接二连三提刀。八大高手,有人率先出战,有人蠢蠢欲动,有人,却无动于衷。

这八个人,除了李君前之外跟自己折损过,谁都或轻或重受了伤,要在他们手下逃生未尝不可。但可惜得很,现在的吟儿,战力也显然不在最高……阡明知吟儿不可能胜,却没有制止她,此刻他只是冷眼看着无动于衷的天骄徐辕,他清清楚楚:天骄不会亲自动手去杀吟儿,天骄更希望杀吟儿的人是我。

可是阡却用眼神告诉徐辕,没这个可能。

吟儿用对付等闲的策略去打七位高手显然妄想,于是勉强击退本就无心伤她的柳五津、李君前、厉风行之后,即刻身陷点苍剑、连环刀、单刀双刀漩涡,几轮之后便气喘吁吁无力招架,越退越远,直到崖边,既希冀阡饮恨刀出手,又明知他不能出手!

徐辕和阡对视良久,徐辕知林阡最顾忌的人是自己,如果此刻自己冯虚刀还想要取凤箫吟性命,林阡一定还会用他的命挡下它!其实徐辕看见这个眼神的时候,早就知道自己连最后一丝希冀都没了,经过了狡兔之窟里“众叛亲离”的考验和“一呼百诺”的吸引,林阡他,竟还是坚持着要留吟儿……

“胜南……”徐辕态度软化,语气却苦痛,“你明知道那不可能了……留下她,你的未来会……”

“他的未来你怎么知道?难不成你是从未来而来!?”吟儿冷笑打断这句,云蓝闻言一怔:是啊,未来有谁可控……陡然却是一惊:天骄为什么会这么说?难道天骄和林阡都误会了?!云蓝大吃一惊,止战回过身去,却苦于无法当场告诉徐辕和林阡:我并没有透露吟儿她的身世啊!

“不必顾忌林阡,先拿下凤箫吟!”徐辕向这七位高手发号施令,转过头来看向林阡,“林阡他,不会出饮恨刀。”显然他摸清了饮恨刀此刻的不动武,洞悉了阡正在努力克制着走火入魔的战意——只要林阡现在出刀,就必定会破了他曾经立下的毒誓,引起又一场浩劫和灾难!

云蓝已然退出战局,噙泪听天骄的这声命令,其他六位高手尽数会意,一旦力以赴,吟儿寡不敌众,几招之内就被所有刀剑挤在正中,身体渐渐越压越弯,柔韧性再好也肯定不能再弯,再一刻必定无法负重而倒下。吟儿却咬紧牙关,尝试着从最弱的向清风作最后突破,郭子建那样的利眼岂可能放过她,即刻将刀下移内力随刀而行,众高手紧随其后,吟儿闭上眼败中求胜,一把握住向清风刀柄内力七成贯注其上,直接推给郭子建。

郭子建不知是计,内力也然贯注刀上朝向清风直袭,吟儿却先一刻抽身而退,任凭郭子建去和向清风隔物传功去!“好毒辣的小丫头!”然而吟儿还是没能逃得掉!辜听桐早就看出了吟儿的这个伎俩,看她就要移步,即刻冲上前去连环刀携力直下,云蓝一惊匆忙上前,一剑隔开辜听桐只为救吟儿,几种武器蓦地一相逢,战局之中是内力比拼,只一瞬的工夫,海逐浪、李君前、柳五津、厉风行也俨然上前来,或为帮吟儿,或为阻止吟儿,顷刻又现混战,八人隔物传功,刀剑鞭掌,都不知自己的气力正在和谁冲撞……



就在崖边,谁人都没有想到,这时饮恨刀会出手。

凭林阡一人之力,当然断不了那八位。况且他一直在克制战力,怎会选择在此刻出刀?!

天骄一惊,始料不及,更无法制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