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幕网短视频ios下载安装

上泽宫蹲下来摇了摇绪奈的肩膀:“绪奈小姐,你睡够了吗?该起来了。”

绪奈木野子迷糊的嗯了一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看着蹲在自己面前的金发男性,她突然坐了起来,给他了一个拥抱,趴在他的耳边难过地道:“亲爱的,明明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呢?”

上泽宫顿时一懵,不禁问道:“绪奈小姐,你在说什么?”

绪奈井木记松开了上泽宫,仔细的看了看他的脸,这才反应过来,喃喃道:“你是,上泽君?”

“没错,就是我。”

得到肯定的答复,绪奈木野子连忙松开了上泽宫,语气低落的低头道歉:“抱歉,上泽君,我刚睡醒,迷迷糊糊间把你当成了我梦里面见到的那个人,我刚才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吧?”

上泽宫心中一动:“没关系的,你说的那个人是谁?”

绪奈木野子遗憾的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梦里面的事情已经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有一个金发的男人露出灿烂的微笑朝我伸出了手,我就仿佛被丘比特击中了一样,心动了起来,也不禁伸出了自己的手。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甩开了我的手,冷着脸转身把我抛弃了,越走越远,我再怎么追都追不到他……”

听着绪奈木野子的描述,上泽宫很快就猜了出来。

这恐怕是人格面具美狄亚的记忆,让她梦到了希腊时候的事情,她所看到的那个人,恐怕就是伊阿宋。

绪奈木野子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上泽君,让你见笑了,可能是我平时为了取材,小说看多了吧,做的梦都是乱七八糟的。”

夏天悄悄过去 风红色的回忆

“这是常有的事情,没必要介怀。”上泽宫感觉深聊下去不太好,连忙避过了这个话头,顺口道,“绪奈小姐,你饿了吗?我是来叫你吃饭的。”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绪奈木野子看了一眼时间,顿时吓了一跳,“我已经睡了一天了吗,再这样下去稿子要来不及了!”

说着,她便想要站起来继续赶稿。

上泽宫阻止了这位业界劳模:“绪奈小姐,赶稿的事情不着急,你还是最好先吃点东西吧。”

从昨天到现在,绪奈木野子除了喝一些功能饮料外,她没有吃一点东西,一听上泽宫这样说,她也老实的点头承认。

“说的也是,我也饿了呢……”

她说着,突然凑到了上泽宫的身体前面,闭上眼睛抽动鼻子嗅了嗅,期待地问道:“上泽君,我闻到了你身上有着肉的味道!你到底做了什么好吃的?”

“烤肉还有火锅,你想吃吗?”

绪奈木野子她的作息非常的不健康,昼夜颠倒,昼伏夜出是经常的事情,她因为嫌麻烦,从来不做饭,基本上都是在超市买便当或是速食食品,然后配着罐装的啤酒。

上次上泽宫邀请她来吃的那顿火锅,对她来说是难得的一顿美味。

听到上泽宫准备了火锅,绪奈小姐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当然,送上来的晚餐不可能不吃!”

“那就起来吧。”上泽宫拉着她的手将她从地上拉起来。

绪奈木野子趴在地毯上睡了一天,头发乱糟糟的,身上的衣服也都起了皱褶需要换掉。

她本来想直接下去,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上泽君,你先下去吧,我等会就下来。”

“那我就下去了。”

上泽宫很明白女生的心理,点头走出了房间。

绪奈木野子看到上泽宫离开,她挠着头发,颇感奇怪的自言自语起来:“奇怪,为什么我在看到上泽君的时候会感觉十分熟悉,有一种恋爱的感觉,还会做那种春梦……

难道说是自己最近到了发/情/期吗?”

下了楼,上泽宫重新来到了炭火前,夜色已经暗了下去,烧烤炉中的炭火产生的火星照亮了几名女生的脸,让她们的脸显得红彤彤的。

飞鸟井木记在上泽宫坐下之后,默默的递给他了一串烤肉,期待地道:“尝尝吧,这是我烤的。”

飞鸟井木记虽然也是画家,但她并非十指不沾阳春水,她很擅长厨艺,在井中井里面上泽宫受伤手部无法动弹的时候,就是她在为两人做饭。

上泽宫吃着这一串烤肉,也再次想到了在井中井发生的事情,看着飞鸟井木记的脸多了一份感情。

“很不错。”上泽宫回味片刻,笑着点了点头。

“你喜欢就好。”飞鸟井木记露出淡淡的笑容,抬起头看向了二楼,询问道,“上面那位女性还没有起来吗?”

“我把她叫醒了,稍等一会就来了。对了,说起来她和你一样都是一位画师,你们应该会有共同语言。不过……”上泽宫迟疑了片刻。

“不过什么?”

“不过她是一个同人画师,会画一些本子,你们或许在绘画的见解上面有分歧。”上泽宫还是说出了口。

飞鸟井木记“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她还以为上泽宫是在犹豫什么呢,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她的脸色突然变得神秘了起来,附到上泽宫耳边悄悄道:“上泽君,悄悄告诉你,其实你说的那些/裸`/体画,我也画过哦,你想看吗?”

岩永琴子抬起头,看到两人正在私语狐疑的看了片刻,不过又想了想,当着自己的面,他们总不可能谈什么私密的事情吧。她再次转移了视线,重新被烧烤吸引了注意力。

“真的吗!?”飞鸟井木记的悄悄话这还真是让上泽宫惊讶了一会。

说实话,他倒还是蛮想看看飞鸟井木记的珍藏呢,她画的到底是葛饰北斋的那种色彩鲜艳的春宫图,还是三色坊那种画面偏向古风的类型?

看到上泽宫反应剧烈,飞鸟井木记愉悦的笑了起来:“没错,我画过很多那种画,尤其是大卫像,我可是画过不知道多少遍了。”

大卫像……原来她是在指雕塑啊。

上泽宫听到这个答案,顿时一阵无语,什么时候飞鸟姐姐变成这种腹黑的角色了?竟然会欺骗自己的感情。

飞鸟井木记拍了拍上泽宫的脑袋,笑着安抚起了他的情绪:“好了,好了,我开玩笑的。不过,如果你真的想要看的话,我可以给你画哦。”

飞鸟井木记的脸渐渐红润了起来,不知道是被炭火薰的发烫还是因为害羞。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