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日过去,每一天,建康城都这样热闹,而他们,对于那陌生的秦府,终究是路人。

临近九月,什么事情都好像没有进展。半个月来,胜南都在沉思着第二次相逢该如何说,而凤箫吟,表面上没什么,只是会在吃饭的时候,心情不好,狂乱地翻着手里那本书,边看边吃。

胜南注意到她半个月只看这一本,似乎就盯着某一页出神,不像是愧疚,到像是怀春,笑了笑,问她:“看的是什么?李易安,还是温庭筠?”

吟儿微微一笑:“这是从秦川宇身上偷来的,苏东坡啊……”

胜南一怔,只淡淡哦了一声,吟儿叹了口气:“这么小的孩子,就送去金国磨练,再没有寄托怎么行……”她说的时候,就带着怜惜的口吻,突然眼前黑影一晃,五只黑乎乎的手指出现在眼皮底下,吟儿吓得本能站起,转过头去,和那人照了面,才喜出望外:“小师兄!”

那人面带尴尬:“不要叫小师兄,多难听!”他身上很脏,穿戴不齐得很,像是刚刚越狱的犯人。

吟儿坏笑着,也怀着这种念头打量他,那人气道:“给个位置给我好不好,我好歹是个重伤之人!”

吟儿笑着给他安排位置,猛地给了他一拳:“哪里是重伤,这些伤是你自己乱造的!”说着替他把脸上膏药拔下来,那人笑着,任她揭穿,果然是假的。

他的脸干净了,是个很好看的小伙子,就是身体有些偏瘦了,可能是小时候没有好好照顾的原因,这位小师兄一边不客气地夹菜,一边问吟儿:“这位是……”

吟儿呵呵笑着:“他就是林阡啊……”

那人“嗯”了一声,丢下碗筷:“记起来了,云雾山上的第六名,林胜南!久仰久仰!”

吟儿向胜南介绍:“这个是我的小师兄,江西八怪里面的‘永遇乐’,他可是有本名的,叫沈延。”

白衬衫女生美好大片

胜南明白了他们的关系,笑着和他相识了。吟儿奇道:“小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出现?难道,建康有案子要犯?”

沈延“嘘”了一声,轻声说:“建康城发现了《兰亭集序》的真迹!”

“兰亭集序?不是失传了么?”

“那也未必是失传了,不管真假,咱们的同行都来了,若能偷到,到可帮师父了结一桩心愿……”

吟儿带着忧虑看他:“可是你没有偷到,还入狱了是?”

“你忘了我盗墓盗了这么多年,采掘的功夫白学了?建康城的地道都被我打遍了,下次有空带你看建康城下面,都被我掏空了……”

吟儿笑听他吹牛:“敢情这次,你真的是越狱?”

沈延笑着不置可否,突然摸摸后脑勺,小声道:“小师妹,这次不仅江西八怪来了,咱们的一大群对手都来了!盯上了兰亭集序,对了,就连韩莺,也来了。”

吟儿脸色一变,胜南奇道:“韩莺是谁?”

吟儿不语,沈延道:“韩莺,师父选徒的时候,明言了七男一女,当时,韩莺几乎已经是凤箫吟了,咱们已经大概见过面寒暄过的,可是最后一日,师父选的是吟儿,韩莺很生气,当时就和吟儿结了仇,吟儿,想想当年你也真是可怜,你刚刚加入的时候,大家都排斥你的,后来,却都觉得你比韩莺更适合。”

胜南一惊:这样说来,江西八怪倒是真的换过人……难道,替代真的是引起麻烦……

他突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既然江西八怪换过人,那么吟儿完有可能是萧玉莲啊!可是,这许多日的接触,他清楚知道吟儿的为人,不可能是那个蛇蝎心肠的萧玉莲!

不及想那么多,有很多疑虑,只能等待谜底自己出现。

沈延续道:“建康府的事情,你们知道么?建康府的大小官员一大箩筐,数都数不清,比较有权有势的,就当属秦向朝、苏远长、贺联这些人……”

“秦向朝,是不是就是秦川宇的父亲?”

“人如其名啊……看长像就是那种精忠报国型的!”沈延玩笑着,也点头肯定了,“你们俩也认得秦川宇啊?兰亭集序就是在他手里的!他可是厉害的紧,据说半个月前刚到建康来,建康的诗坛词坛,琴坛棋坛,都被搅乱了,现在,还引来了我们!”

林凤两个均是一震,吟儿问道:“他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沈延蹙眉:“我也说不上来,只知道这个人为人有些冰冷,他做什么事情好像都不在意,可是做什么都做得特别好……呵呵,小师妹,我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关心他,他虽然才来半个月,据说建康城所有的女子,都……我远远看见他一面,怕是没有人的气质比他吸引人的……”

胜南轻声说:“他就是我弟弟,从前的林阡啊……”

这回轮到沈延震了:“林阡?秦川宇?你在说笑啊……我跟踪他十几天,从来没有见他舞刀弄枪过啊,他一直都在舞文弄墨、作词作曲,没有跟任何一个江湖人士接触过啊……他是失踪近三年的那个人?”

“那是因为他答应了,他退让。”徐辕的声音,他在胜南身边坐下,“我与落远空前辈联络才知道,他真的是被事情耽误了……他知道饮恨刀已经归你所有,所以他主动和我说,他明白怎么做,他不会来争夺,而且,会和江湖保持距离……”

吟儿听得眼泪直打转:“他这么好啊?”

沈延愣在那里,叹了口气:“这不叫好,这叫明是非……”

徐辕拍拍胜南的肩:“你要对得起他。就得好好接过这任务。做什么事情,都不能再优柔。你也要记着,你不是林胜南,你是林阡。希望你早些明白,这个道理!”

是啊,林阡,不是现在的胜南,也不是现在的川宇。

秦川宇,在花园里坐了一整个下午,手中的茶水已经凉了,风将书页吹乱,他微笑着,走到池边,看着自己的倒影,莫言万事转头空,未转头时皆梦,水里的自己,终于还给了另外一个人。

他身边,忽然就多了一个素衣女子,低着头也看着水里的他,淮南多美女,这女子正是拥有着闭月羞花的容貌,而且,有着风liu的性情,是川宇的堂妹,建康城里闻名的才女贺思远。

乍一看,这两人似乎一对璧人,其实,贺思远很了解自己的堂兄,他从小,就没有过对任何人动心。

秦川宇的微笑,曾经让多少女子为之倾心,可是,那究竟是不是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感情?贺思远纵使是才女,也不敢猜想。

也不去追求秦川宇,因为明明知道不可能,也许,爱可以有很多种,就像现在,静静地站在他身边,做他的知己都好。

川宇笑着看她:“贺大才女今天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贺思远一愣,盯着他看,慢吞吞地从袖中抽出一打信来:“这不是我本意啊!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很,秦淮河边十个才女,有九个公然向外表示非你不可了!”

秦川宇接过信来,轻轻笑着:“这些诗词,到真是才女该写的……只是,肤浅了一些……肤浅的东西,我向来不喜好。”

贺思远不由得一愣:“十个才女,剩下的那一个,写了这么长的诗,这女子叫陈沦,是个歌女,可是谁见过她,都说她很刺人,冷艳、繁复又夸张,可是,竟然也……唉!”

川宇一笑,道:“陈沦我是见过,跟她切磋了棋艺,是不错,可惜就是沦落在烟花之地,身上的脂粉气太重了,我喜欢的气味,不是那样的。”

贺思远“哦”了一声:“川宇哥以前在江湖上是有个未婚妻子的是?是不是还在想念着她?”

川宇突然一怔,脸色很不好看:“林阡和林念昔的神话,怕是已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