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下载安装360搜索

无痕吓了一跳,这树妖又搞什么鬼?她心怀忿恨,看也不看脚下的青衣女子,转脸瞅向方子安,眼中满是疑问?

方子安莫名其妙地耸耸肩,表示自己一无所知。

无痕冷冷道:“阁下这是何意?”

自称夕晖的青衣女子回道:“属下夕晖,本是药神谷青坛长老,在此守护药神谷已经千年有余,今日有幸得见圣女降临,属下……属下总算不枉苦苦等候千年。”

“你是药神谷长老?你不是树妖吗?“

“回禀圣女,属下并非古树修炼成妖,属下是因为肉身归墟,魂魄不愿进入冥界轮回,才机缘巧合之下,借树为躯重新修炼,继续留守谷中,履行我谷圣职。天可怜见,属下今日还能等到圣女临世,死而无憾!“

方子安在旁惊讶道:“难怪你能化成人形,原来却是魂魄借树重生而来,相传这种异术九死一生,成功率非常低,你倒是运气不错。“

无痕微微怔神,这青衣女子原来是千年前药神谷的长老,可她话中含着许多隐秘,一时听得云里雾里,越发糊涂,不过有句话听得明白,她竟然叫自己圣女!自己怎么就成圣女了?莫名其妙!

无痕淡淡道:“这位……呃,夕晖长老,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叫梦无痕,也是第一次进入药神谷,不是你们的圣女。“

夕晖长老激动地尖声道:“是的,你绝对是我们的圣女不会有错,刚才……刚才你施展的,就是我谷圣物金凤针,手法也正是我谷秘诀绝脉神针,这些都是我们药神谷一脉传承之物,拥有者就是新的圣女,属下岂会轻易认错。“

原来是因为这个!无痕暗暗无语,想不到自己机缘巧合习得这套绝脉神针,竟莫名其妙成了这药神谷圣女。

可惜,这夕晖长老害得母亲生死未卜,别说当圣女,就是当圣上,也别想我能轻易原谅!

甜品店mm水汪汪大眼清纯甜美秀色可餐

方子安沉声道:“药神谷早已消失千年,她便是你们圣女又能如何?这等虚名,我们并不稀罕!你休要在此巧舌如簧、迷惑我等。“

“不,药神谷只是沉睡了千年,并未消失,属下在此守候,正是为了等待圣女临世,让我药神谷再次扬威人间,重振雄风!“

无痕神情淡然,冷冷道:“得了吧,别以为给我安上一个圣女的名衔,我便会原谅你对我母亲所做的一切,今日我母亲若是没事便罢,若是有事,便将你这药神谷化为灰烬!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夕晖长老垂首暗悔,惭愧道:“圣女息怒,属下这便将功赎罪,请圣女且放宽心。“说罢,青影一闪,飘然来到梦氏身前。

“你要做什么?“无痕微惊,这千年树妖不会又玩什么花招吧?说实话,她可未敢对这女人信,若是巧言令色,设下什么圈套,岂不是后悔都来不及!

方子安也是暗暗吃惊,立即神戒备,以防这树妖突然发难。

夕晖长老长袖轻舒,笑道:“圣女放心,属下对天发誓,绝不会再做伤害夫人之事,属下吸了她的精气和元力,自然是要还给她的。“

还给她?怎么还?吃下去的东西还能吐出来吗?无痕顿时怔住了,这简直不可思议!

方子安叱道:“你想做什么?她身体极其虚弱,不可鲁莽!“

夕晖长老向无痕深深行了一礼,歉声道:“都是属下之错,请圣女给属下一次机会,我有办法让她恢复起来。“

无痕暗暗咬牙,思虑再三,点头道:“好,我再信你一次!“

夕晖长老点点头,双手展开,只见万千枝条从空中垂下,与夕晖长老的身影交织重合,无数绿色晶光在其中循环流转,散发出一股澎湃强大的生命气息,令人惊叹无比。

夕晖长老突然神情一凝,双手在胸前划了个完美的圆弧,伸掌抵在梦氏胸前,一团青绿色的光影渐渐从她手中亮起,徐徐往梦氏身体中浸入,当绿光沉入梦氏身体之后,便开始四下游走,循环不已,生生不息。

梦氏在这绿色光影滋润下,渐渐开始恢复生机,干煸的皮肤慢慢恢复平滑,憔悴的脸色越来越显红润,原本乌黑的嘴唇渐渐变淡,透出一丝浅红,整个人顿时恢复了生气,不再有死气萦绕之像。

一柱香后,漫天枝条缩回半空。

夕晖长老收功起身,身形显出萎靡之态,虚弱地道:“圣女,属下已经尽力,请圣女务必原谅属下,否则,属下即使万死也是难安。“

无痕大喜,上前抓住母亲的手就是一番探试,梦氏精血空虚之症已大有好转,除了毒素顽固未能清除,身体基本已经恢复到之前状态。

方子安也上前查探一阵,暗暗点头,对无痕道:“痕儿,你母亲暂时没事了,她现在只是神思疲惫,还需好好休养一阵,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无痕欣喜点头,看向夕晖长老的眼神,渐渐收回了几分敌意,这女人居然真的将吸收的精元补回给了母亲,看来之前所言非虚,确是诚心补过。

夕晖长老担心地道:“圣女,属下发现夫人体内有种巨毒,非常厉害,属下当初吸取精元时就差点中招,呃……属下有罪,不过这毒非常奇特,绝非齐风大陆之毒,即使圣女身怀绝脉神针之术,只怕……只怕也……,哎……请圣女早做打算。”

无痕神色一黯,点头道:“我知道,这毒是最大的问题,我虽能倚仗神针暂时压制,却也无法根除,不过天大地大,总有克制之法,便是走遍天南地北,我也要找到方法医治,决不放弃,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夕晖长老赶紧垂下眼睑应了声“是”。

突然想起什么,夕晖长老又吞吞吐吐地问道:“圣女,属下唐突,不知您这绝脉神针……是从何处学来?“

无痕眼眸微凝,淡淡道:“你是不是想问乌阳真人的下落!“

夕晖长老脸色一红,神情哀怨地道:“圣女恕罪,非是属下擅自打听您的私事,只是……只是这乌阳真人,本是我药神谷的墨坛长老,而且……而且也是属下的道侣,千年前突然失去踪迹,属下四处寻访也未得片缕消息,想起绝脉神针秘诀正是由他保管,所以才……向圣女打听一二,毕竟夫妻一场,属下等了他近千年,心中甚是挂念……“

无痕微微动容,叹道:“你不必再等他了,我见到他的时候,早已是一堆骸骨,人生在世,缘聚缘散,本就是命中注定,你……要随缘才好。“

夕晖长老神情凄惨,苦笑了两声,闭目长叹,不觉流下两行清泪,默默点头道:“属下明白,谢圣女关怀。“

她本想再问是在何处发现乌阳真人骸骨,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一是担心问得多了,圣女心生不悦,二是觉得问了也没有意义,既然早已化为一堆白骨,缘断就缘消吧,何必苦苦追寻!徒增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