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app视频下载ios

淡蓝色的传送光芒闪过,科莫休斯主教站在秘密的传送导航间中。房间内壁每一块砖石上,都用炼金魔药蚀刻出奥术咒文,再往其中充注宝石晶尘,形成“回避侦测”、“法师密室”等恒定的防护法术。并且整个房间就是“传送法阵”,能够让科莫休斯主教跨越几千上万哩的距离,往来新旧大陆。

轻轻推门离开,科莫休斯主教非常熟练地施展奥术,移动砖石墙壁将传送导航房间遮掩起来。石墙之上有一道以神迹力量灌注的“死亡徽记”,肉眼难以察觉,甚至连魔法灵光也没有。但要是有科莫休斯主教之外的人,以暴力触动这面石墙,就会引动“死亡徽记”爆发出恐怖的杀伤力,将冒犯者轰成飞灰。

科莫休斯主教沿着一条阴暗走道,来到自己的书房,回身拉上书柜密门,一副寻常样子跪在圣典之前,以极为虔诚的姿态翻阅诵读。

过了片刻,书房之外有人敲门,同时传来声音:“主教大人,前来接受祝礼的绅士们已经到了。”

科莫休斯主教起身走出书房,外面是几位低级教士,每个人都身穿宣教院红袍,服饰朴实无华,腰间只用一条麻绳当做腰带,但每个人腰间都插着短铁棍。从手掌虎口、肩膀身形能够看出,这些低级教士都是深谙厮杀的武者。

宣教院在大伦底纽姆帝国创立之前,曾作为神圣之主教会的武装集团,拥有一支实力强悍、阶级分明的军队。死灵之灾时期,神圣之主教会俨然成为嘉拉德大陆上人类文明的守护者。宣教院所率领的救世军,汇集了大批武装教卫、战斗牧师、护教军士,军事实力超过劫后余生的各个国家。

尤其是在死灵之灾过后,嘉拉德大陆各国遭受不同程度的损失,被亡灵肆虐的土地,尽管渐渐恢复恢复生机,可是当各国重新派人前往复垦,便发现蜥蜴人、地精就跟雨后蘑菇一样疯狂滋长,食人魔、豺狼人盘踞着破败的城镇废墟,半人马和兽人驰骋在原野上,还有食尸鬼这种死灵之灾的残留物潜藏在墓穴井底。

那时候各个国家上至国王公爵、下至平民农奴,几乎所有人都将希望投向宣教院救世军。就算那时候乡野之地也有零散的施法者,可死灵之灾的记忆,让世人对于魔法、巫术等尤为忌讳,对神圣之主的狂热信仰、对教会的神迹十分推崇。

宣教院救世军也从抵抗死灵之灾、守护人类文明的武装集团,渐渐转变为清剿怪物、开疆拓土的军队组织,将矛头指向一切非人怪物,势要把神圣之主的威光传遍世界每一个角落。

可是当宣教院率领救世军浩浩荡荡地向东进取,嘉拉德大陆西部沿海,有一个叫做卡美洛的海边渔村,一个小男孩呱呱坠地,在他其后的人生中,彻底颠覆了嘉拉德大陆的格局。

而宣教院和救世军为人类文明击退怪物、开拓疆域,也间接为后来大伦底纽姆帝国的扩张奠定基础。

只是帝国与神圣之主教会的关系,谈不上有多融洽,世人皆知开国皇帝本人是得到大德鲁伊的指引,也跟各路施法者有所往来,而开国皇帝赖以发家的伦底纽姆城,在死灵之灾时期也未受太大波及,早年间更是被其他国家视作落后邋遢的蛮子。

清纯的花仙子唯美写真

神圣之主教会自视为人类文明的保护者,其中以宣教院和救世军为甚,可他们对于人类各个国度的征伐厮杀,却找不清自己的位置。而且救世军本身并不隶属任何一个国家,偏偏又集中了不同国家的信徒。

这便导致伦底纽姆帝国在嘉拉德大陆快速扩张和吞并各国期间? 救世军居然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被拆得支离破碎? 昔日共同奋战的护教军士,转眼投入到相互厮杀、兵戎相见的战场上。

虽然宣教院也曾提出要加入其中某一方,但抄经院、慈爱院都表示反对,教会的职责是引导和救护迷途的世人? 而不是卷入他们的征战之中。

总之在当时情况下,教会一反常态地低调,既没有出面支持大陆征战的任何一方,也没有仗着过去名望声威调停斡旋。如今回头再看,或许教会三院的分裂,在当时已经埋下契机。

后来也不知因何原因——传闻是私人仇怨,或许是为了扫除死灵之灾的遗患,宣教院院首、称号为“宣教之矛”的地上圣人,携带同名的教会神器,与奥秘之眼的“黄金智慧”米柯西爆发了惊天动地的决战。

那一战虽然双方各有说法,但世人都当做是“宣教之矛”与“黄金智慧”同归于尽。开国皇帝本人对于教会这种做法表达不满之余,还对神圣之主教会颁布《解除武装法令》,禁止教会拥有私属武装与军队。

这条法令在推行上并没有太大阻碍,因为当时宣教院不仅损失了地上圣人,救世军更是名存实亡,抄经院一帮文书教士,慈爱院负责治疗施赈,没有谁会主动抵抗这条法令。

再说了,法令只能解除表面上的武装,并不能阻止虔诚教徒掌握神迹,帝国在这方面还是相当宽容,后来也有几任皇帝成为教会信徒。

帝国建立以来,教会内部三院彼此渐行渐远,抄经院和慈爱院底蕴尚丰,唯独宣教院一日不如一日。不过近几年情况又有转变了,当今这位皇帝陛下对宣教院颇为重视,并且开放教区,让宣教院内那些郁郁不得志的武装教卫,一跃成为地区主教,并且可以招募属于当地教区和礼拜堂的卫队。

科莫休斯·赤红伯爵也是在这期间改头换面,从一位在新大陆冒险归来的武装教卫,升任帝国本土内一片教区的主教。此地距离伦底纽姆城不过数百哩,周边不乏皇亲国戚和商会富豪这些体面人的庄园。

地方主教的身份,让科莫休斯能轻松接触到本地名流。而他每周都要举行祝礼仪式,为这些名流绅士赐福、疗愈身心,并不会收取任何金钱。

当然了,这些体面绅士都会拿出自己每周部分收入,捐赠给本地教区,以表达自己虔诚的信仰。

科莫休斯主教让低级教士先去招待,自己来到礼拜堂内放置各类仪轨器物的房间,取出一个金光灿灿的大杯,这是祝礼仪式必不可少的器皿。

就见科莫休斯主教将香味馥郁的红酒倒入金杯之中,然后从掏出一柄锋利的精金匕首,割破手腕后,并没有流血不止,仅有一滴奇妙血珠在伤口处缓缓涌出,伴随科莫休斯那亵渎的咒语真言,让血珠呈现邪异红光。

明明是污秽邪恶的力量,可是在礼拜堂这个“圣居术”笼罩、神迹光耀充盈的环境中,没有丝毫冲突扞格,血珠是如此的纯粹无暇,仿佛是上主亲自投向凡间的宝石。

随着亵渎真言渐息,血珠滴入金杯红酒之中,转瞬化开,让杯中红酒鲜艳透彻。

科莫休斯主教看着金杯红酒非常满意,然后整理一下牧师袍,仪态端庄地捧着金杯走到礼拜堂大厅。此时大厅之中已经坐满信众,一个个都是服饰华贵的本地名流,在各自领域中备受尊敬,部分人甚至在元老院中有影响力。

祝礼仪式先是由科莫休斯主教宣讲圣典教义,然后带领信众向神圣之主衷心祈求,降下神迹祝福。

当然了,一般人是无法体验到神迹祝福的,这便要由科莫休斯主教引导神迹力量,加持于金杯红酒之中。而前来的信众每人都能分得一小口,喝下之后保证病痛自消,一切邪恶与不幸都将远离。

虽然在法师眼里,神圣之主教会这一系列仪式、祝福,说到底就是给他人施加长时间维持的增益效果,神迹力量分散到每个人身上,无非是提升微不足道的法术抗力,治疗一些小病小痛。

可这些本地名流根本不在意祝礼仪式带来的那点效力,以他们的财力,谁没有一堆魔法物品在身?虽然祝礼仪式上的红酒确实非常美妙,让人猜测科莫休斯主教是不是掌握某种酿酒秘方。

金杯在一位位名流绅士手中递过,科莫休斯主教满脸圣洁,不厌其烦地扶着干净毛巾逐一擦拭杯沿,这种态度简直比家中仆人还要顺从,让众人沉浸在祝礼仪式之中,体验酒香在口中回泛,神迹力量游走全身。

祝礼仪式总是恰当好处,不会让参与之人感受到一丝繁琐焦躁。当仪式结束之后,众人来到礼拜堂外的院落随意交谈,近来也渐渐形成本地名流的社交圈子。

“您的仁慈,是通往神国的道路。”科莫休斯朝一位贵族说道,双眼视线根本没有转向那作为捐赠的一箱子金币。

那位本地贵族捏着胡须说道:“我这也是为科莫休斯主教收留孤儿、救赈贫民出一份力。因为自从有了主教大人,这一带的农夫仆人都听话了许多,让我们不禁慨叹,果然虔诚的信仰才是道德的基础啊~”

科莫休斯虔诚答道:“每个人都应该找到自己的位置,安分勤劳,这样世界才能更加美好。”

“对啊对啊……主教大人,我最近从元老院的朋友那里听到一些消息,你可一定要跟我说实话啊!”本地贵族问道:“听说皇帝陛下打算让宣教院重建救世军,这件事你可曾听说?”

科莫休斯仍是一脸谦逊:“有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哪里轮得到宣教院来‘救世’?我们将团结在皇帝陛下周围,为了帝国的事业奉献自我!”

……

午后,本地贵族名流已经离去,科莫休斯主教来到礼拜堂不远处的救济馆,远远就能听见小孩子在空地上耍闹的动静。

此地收留了大量流离失所的孤儿,科莫休斯主教将本地贵族名流的捐赠,用于收养孤儿的花费上,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声誉。

只是没有人知晓,科莫休斯主教声称送往可靠人家的孩童,他们的尸骨都掩埋在救济馆的地底,这里就是科莫休斯·赤红伯爵为自己精心设计的血库。每一位收养的孩童,都是他陈酿窖藏的美酒,等喂养到最适合的时候用来吸血。

“祝礼仪式还顺利吗?”这时迎面走来一位身材姣好的少女,十年过去,她的容貌几乎没有改变,仍旧青春。靠幻术遮掩变化的褐色头发,在阳光下偶尔泛出蓝色光泽。

“非常顺利,他们已经开始上瘾,只要再举行三四次,就可以将他们转化为我的眷属。”科莫休斯笑道:“到时候我就能利用这批人,将我的影响力渗透进帝国元老院,同时吸引更多贵族名流,一步步扩大我的眷属规模。”

神裔少女问道:“可你现在还不是宣教院的院首,只要宣教之矛还在抄经院手中,你们选谁做院首都不能服众。”

“用不着太久了,我已经跟奥秘之眼合作,趁抄经院院首前往新大陆,夺取宣教之矛。”科莫休斯答道。

神裔少女面露好奇:“抄经院那个老头院首?我见过他在大圣堂的祝福典礼,你有把握能够战胜他?”

“放心,抄经院众多主教,对他放任新大陆教会改革早有不满,他内外树敌甚多,奥秘之眼更会有传奇法师参与其中!”科莫休斯说道:“至于我,只需要推动最后一步。”

神裔少女问道:“那你要带上萨雷米吗?他已经可以自如施展邪秽之剑了,能够对教会牧师造成更大的伤害”

“那是自然,不然我费心思调教他、喂养鲜血干什么?”科莫休斯正要说话,忽然一扭头:“树后的小鬼,你在偷听什么?”

话声刚落,不远处苹果树下有个孩子转身欲逃,却被科莫休斯抬手一指定住身形。

科莫休斯与神裔少女来到小孩旁边,就见这孩子从脸颊到肩膀有大片蛇鳞状的胎记,又像是被火烧过的难看伤痕。

“索迪芬,你逃什么?”科莫休斯问道,抬手按住孩子的肩膀,五指微微用力,就让他感受到针扎般痛苦。看着与奥兰索医师有几分莫名神似的面容,科莫休斯对这个孩子向来没有好感,不直截了当杀了他,只是因为别的原因。

“痛痛痛!”被叫做索迪芬的小孩赶忙喊疼:“我错了我错了,上一回给主教老爷找来的孤儿数目不够……可是这也不能怪我啊,我们这一片已经没有多少孤儿了,都被您、哎呀!我错了我错了!”

科莫休斯主教语气阴沉:“不要仗着自己有点小聪明,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说吧,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找小孩给我?”

索迪芬回答说:“也许就只有伦底纽姆城了。主教老爷,您忘了吗?我母亲就是伦底纽姆城的一位妓女,别看那号称是万城之城,里面肮脏交易、贫苦人家多了去了,只要您肯出点钱,我保证给你弄来几十个小孩!”

“我会考虑。”科莫休斯松开手:“现在,给我管好自己嘴巴,滚到别处去。再让我发现你偷听,下一个就轮到你!”

索迪芬赶紧扭头跑开,十足顽皮小孩的作态。科莫休斯盯着他得背影,对神裔少女说道:“你能确定他就是圣鳞之子的灵魂转生?”

“没错,只是他并没有恢复过去的记忆,而且灵魂中似乎还夹杂着别的什么。”神裔少女说道:“圣鳞之子的灵魂可不是那么容易能够操控的,无论是你的血魔法、奥术抑或神迹,未必能够将他的灵魂化为己用。”

科莫休斯笑道:“不急,这个小鬼曾经败给奥兰索,或许具备某种独特的契机,我会再观察他一阵子,未来将他培养成复仇的利器!”

xiazaitxt